在雪域高原

2020-01-15 00:57

儒家文化博大精深,经典卷帙浩繁。历史上,儒家思想的辐射面不仅局限于中原汉地,边远少数民族地区也曾或多或少打下了儒家文化的烙印。

西藏日喀则地区定日县退休教师次旦卓嘎说,藏历节日时,许多人都会到当地的关帝庙遗址挂经幡,“这不仅是纪念清朝时汉藏人民共同抗击廓尔喀(位于今尼泊尔境内)进犯西藏的历史,也是儒家‘大一统’思想深植于藏族民众心中的表现”。

西南民族大学教授余仕麟认为,儒学在藏区流传是汉藏民族长期民间交往的结果。

此外,魏冬也指出,随着时代变迁,如今虽已很难在西藏各大寺庙中找到孔子雕塑或画像,但儒学的印记却并不鲜见。“今天我们仍能在很多西藏饰品和建筑上发现《周易》文化的痕迹。一些藏式铜镜上面就刻有九宫、八卦、十二生肖等图案……”

“孔夫子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他精于工巧、占卜,有智慧,讲德行……”藏族老人益西丹增久居西藏拉萨,但他对这位驰名中原汉地的大圣人并不陌生。

还有学者认为,今天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奔子栏村藏族的“二次葬”习俗也留有儒家文化的印记。“在进行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土葬之后,又进行水葬,这是藏传佛教与儒家文化两种不同生死观的调和与共容”。

有专家指出,历史上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往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传播,大多是通过和亲以及各政权间互派使者来实现的。

“文成公主入藏是儒家文化的一次大规模传入,她带去了大唐的政治、礼仪制度、文化典籍,还有儒家思想。”历史学者韩锋向记者介绍,吐蕃贵族统治者为了提倡儒学,曾向中原派遣留学生,学习《诗经》《尚书》等儒家经典。

益西丹增对孔子脱口而出的评价并非巧合。风尘并未吹淡千年前汉藏交融的记忆,在雪域高原,“儒学”的印记不难拾撷。

“藏民族在汉藏文化交流过程中对孔子形象进行了本土化改造。”西藏藏医学院副教授魏冬说,在藏汉交界地带,孔子被看作道德圣贤,在西藏腹地则被改造成名为“贡则楚吉杰布”,精于占卜、历算的“圣、神、王”三位一体的神秘人物,而藏传佛教中则认为孔子是文殊菩萨的弟子或化身。

藏民族对孔子形象的认知大多在直观层面,而孔子所创立的儒学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藏族人的世俗生活。

儒学为春秋时期孔子所创,其思想以“仁”为核心,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的一笔财富,在中国文明发展史中影响深远。

“儒家文化是一种注重尊尊亲亲的血亲文化,藏民族的崇祖意识、尊亲习俗,在客观上也为儒家文化及其伦理思想的传播提供了极其深厚的文化土壤。”余仕麟说。